民间借贷趁钱荒开疆拓土:年息最高达150%(图)

日期:2017-06-09 21:11:15 作者:柳馈 阅读:

钱荒蔓延调查系列报道(二)     这个电话张达全足足讲了半个钟头电话的另一端,是一位自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服装老板两人谈论的是当前全国炙手可热的话题:钱荒     最近一年来,随着货币政策不断收紧,银行普遍惜贷,民营经济出现前所未有的资金短缺每天面对着接踵而来的“苦主们”,张达全多少感觉自己就像一名救世主过去一年,从他手头放出的贷款已超过8000万元两个月前,放贷业务更变得空前繁忙起来     在广东和江浙一带,像他一样兼营民间拆借业务的个人和组织越来越多有放贷公司负责人甚至放言,民间借贷市场走入黄金年代对于只有高中文化、搞建筑发家的张达全来说,今年最关心的事情就是,如何抓住市场机遇狠捞一把       ◆银根太紧催生民间借贷     “这个生意比炒房好做”     6月24日东莞市东城国际酒店旁,满头大汗的李胜华钻进驾驶室,把一叠资料大力摔到后座五分钟前,他递交的贷款申请被银行否决早上,公司老总还再三叮嘱他一定要落实贷款的事,“再借不到钱,工厂就要停产了”     “实在是爱莫能助”信贷员一脸无奈地对他说,“今年的存款准备金率已经上调至21.5%,银行被蒸发的利润已达几十亿元,我们都被掐得快喘不过气来了许多两个月前审核通过的申请都还没放出去”     出门时,这个相熟的信贷员小声建议,不妨尝试一下民间渠道     资金紧张,是最近一年来商界人士口里重复率最高的关键词数月前,珠江投资等一批民营实业投资集团的内部人士已经向记者透露,银行融资渠道越来越难一些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组织负责人多次向记者表示,持续性的缺钱已经直接威胁到一些企业的生死存亡广东省中小企业局局长张文献日前亦坦承,当前广东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确实有逐渐加重趋势     李胜华所在的是一家服装生产企业,由于搬厂而需要数百万资金周转,6月初开始,该公司就马不停蹄地联系了七八家银行,尽管有足够的抵押物,却仍未能获得银行的批准6月25日,在万般无奈下,李胜华征得上层同意,找到了本地的张达全     坐在4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刚刚放下电话的张达全满面春风“一个早上就接了6个贷款电话,其中有个广州老板张口就要1000万”张不无得意地对记者说,“行规年息是30%—60%,所有来借钱的人都嫌高,但最后没有一个不接受的”     记者从央行网站查询今年最新的贷款基准利率,为期一年的“短期贷款”年息是6.31%表面看起来,银行在利息率上有着很强的比较优势,问题是没有资金可放一位负责信贷业务的银行人士则向记者透露,一些企业本来是有条件向银行申请贷款的,只不过最近银根太紧,银行很多流动资金都给冻结了这其实是变相将客户推向了民间市场十年前,张达全还是东莞本地小有名气的建筑商从虎门、长安、到大朗、寮步,几乎大半的东莞镇区,都有他承建的楼房、厂房2009年春,他在一次饭局上听到老友大谈自己正在做的民间借贷生意饶有兴趣的张达全马上也跟着试了一试只放了第一笔款出去,他就发现这行当有搞头     去年,他的资金只在东莞本地流转,次年,佛山、珠海、中山和广州的生意他也接了“市场的火爆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     袁老板是一位来自温州的炒房客两年前,他出资数千万在温州参股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两年后他的业务就做到了遍地开花,个人出资额更扩增至一个多亿,目前计划在广东也参股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这个生意比炒房好做”他笑着对记者说,“近年来,好多身边的朋友都开始放弃实业,改向放贷”据他透露,有些小额贷款公司,外围牵扯了无数的合作伙伴,运作的资金超过注册资金好几倍,可见民间的资金需求有多大     ◆“只要有钱,价格喊得再高也有人要”     放贷公司开出年息150%的高价     在东莞、佛山、广州等地的街头巷角,遍地可见招揽贷款的名片广告;在网络上,一些高利贷公司,已经悄悄坐到了百度等搜索网站的头牌有些公司甚至开通了在线即时服务,随时回答客户在网上咨询的问题;甚至连在校的学生、扫地的阿姨都能时不时收到各种匿名短信,询问有无资金需求……泛滥成灾的放贷广告,直接反映出民间金融市场的空前繁荣     “这完全是一个卖方市场,从目前市场上资金的定价就足以看出有些网站鼓吹10%的年息,实际是骗人的,见面一谈就变样了”一位行内人士坦言     广州增城新粤小额贷款公司有关负责人向记者反映,现在整个市场上的资金基本上是供不应求,高利息实际是被需求推高的     东莞中×集团从2010年开始兼营民间拆借业务,年息一般在20%—35%间浮动该公司法务总管赖律师直言这在行内已算中下水平,若学外面的高利贷公司,把价格定到50%一样有人要     “实际上,有些贷款的年息甚至超过150%”当地一位公安人员向南方日报记者透露民间市场上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只要有钱,价格喊得再高也有人要”     在资本逐利的特性下,以担保、保险、典当和小额贷款公司为代表的大批经济组织,开始鱼贯直入,碰触甚至跨越法律的底线,把一股股沸气腾腾的钱流,推向这个不断膨胀的市场     记者通过一些业内人士了解到,有些小额贷款公司表面上只开出比基准贷款利率略高几个百分点的年息,实际上交易的利息却要高出数倍根据国家有关司法解释,民间借贷的利息率不得超过银行基准利率的四倍,否则超出部分可以直接认定为无效     “有些贷款公司甚至打着合法的外衣高息揽存,然后与地下钱庄、投资公司等外部组织合作放贷,以追求高额利润”该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规矩一点的,会把超出的利息做成其它费用,不规矩的,则直接签下非法借贷合同”在国内的有些地方,由于觊觎民间借贷的高额利润,甚至还有个别小银行暗地里跟担保公司、小额贷款公司合作     到底有多少资金在当下的民间金融市场循环流动,谁也说不清楚张达全和若干同行粗略估测了一下,得出的结论是不低于银行放给中小企业的贷款这是一个无法求证的说法,但一个无法回避的事实是,在当前飙涨的民间资金需求的推动下,大量的企业和个人不惜放弃实业来专事放贷,使得这股潜流暗涌的资金流,正以异乎寻常的速度不断膨胀     ◆高利息隐藏高风险     利息超过50%时做什么生意顶得住     在国家银根收紧的时候,民间借贷市场的兴起,一方面及时解决了企业资金短缺的困难,但另一方面,由于操作比较混乱,也给国家正常的金融秩序和民间资金安全埋下了隐优而实际上,这一情况早就引起了国家监管层面的注意     此前,银监会等八部门出台的《关于促进融资性担保行业规范发展意见》矛头直指,融资性担保行业基础薄弱,长期以来缺乏有效监管,一些担保机构从事非法吸收存款、非法集资和高利贷等活动,严重扰乱市场秩序而近期,广东省有关部门也在加强对省内担保企业的整顿,根据广东省金融办公布的整顿结果,今后广东将有数百家担保公司因为无法获得经营许可证而被淘汰     此外,银监部门还要求金融机构加紧对台底交易乱象的自查工作这一系列行动,被业内人士看成是监管部门对金融机构违规行为的亮剑     在庞大的民间金融市场,更多的资金流来自于其它非金融机构和个人这些个人和组织长期活跃于国家金融法律体系之外,他们的资金安全亦引发了有关人士的忧思     在这个问题上,以张达全为代表的放贷人士自称早就心里有数了“民间借贷市场的坏账率远远低于银行”他说“高利息本身就在督促贷款的人快点还贷,特别是当利息超过50%的时候,若非尽量压缩贷款的期限,做什么生意能顶得住”     此外,说是无需银行那样严格的抵押,借贷公司还是会全面深入了解贷款人的信用情况和还款能力的广东金鹏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直言,他们的调查甚至比银行的尽职调查还要靠谱     不过,高得离谱的利息,还是超出了许多人的还款能力河源一家公司以80%的年息贷给某位领导亲戚2000万,半年后发现该贷款人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同时高息放款给该贷款人的企业和个人还有多个由于借贷合同上不了台面,所有借方只能哑巴吃黄连——— 有苦难言     广州腾×咨询公司负责人最近一年来签了五六单委托讨债合同,委托人均是放贷公司的老板广州一位矿业公司老板两年前也借了几千万给一位濒临破产的小房地产公司老板,当时约定的年息为100%,结果至今只收到了几百万的利息     去年初,河南金邦投资担保公司老板失踪,一大批投资者到处追讨都没办法追回自己的本金而今年3月,数百名投资者在诚泰担保公司存放的1.2亿元资金人间蒸发如果担保公司或那些放贷的个人拿来放贷的是银行的钱呢     这一系列事件的曝光,